蟹老板

偷偷摸底迪尾巴的大锤
净化首页,人人有责

姜钟:《瘟神》。情人节和新春贺文,一发完

一.南渡

姜维记得其时应是2018年的2月29日,戊戌年正月十四,身为四川大学的硕士研究生,主修民俗学的他不得不早早与母亲辞别,要往孤悬海上的台湾而去,去访那里酬神“阵头”的盛景。

姜维还记得那年往台湾也是颇费了一番工夫的——春节加班机被取消,只好走“小三通”的路子,从厦门坐船到金门,从金门再转飞机到台北,舟车劳顿之下,心中不禁吟起了《蜀道难》。

就是在这样的狼狈之下,姜维见到了钟同学。

他俩是在“脸谱”上取得联系的,一个是在读的硕士,一个是在读的博士,虽遥隔千里,却也相谈甚欢,并商定:姜维29日抵达桃园机场那天,钟同学来接机,并负责接下来几天的日程安排。

刚刚落地的姜维心里是有些慌张的,因为他无论如和也找不到那位钟同学的身影,或者说面前这个穿着高级西装,外面一件呢子大衣勾勒出劲瘦腰肢的年轻人实在与想象不符——毕竟他绝不能想到这位钟同学是如此年轻:看着不过20岁出头,容貌俊秀,一双眼睛生的尤其好,只觉得其人的才气和锐气都已随着目光化作箭矢,伺机而动。

“你好姜维,鄙人姓钟,明天我带你去看阵头。”来人正提醒他,姜维这才回过神来,伸出手去。

“鄙……鄙人姜维。”那个人的那双手终于回握住了他,凉且软。


二.五福大帝

第二天就要去看“阵头”,今日是2018年3月1日,戊戌年正月十五,元宵。

姜维知道,台湾的“阵头”文化是格外繁荣的。阵头一般可分为文阵和武阵,武

阵又有宋江阵、狮阵、龙阵、旗阵、神将团等不同,是护卫神轿并为神明办差事的阵头。但正所谓百闻不如一见,身临其境,果然热闹非凡与别处不同。

钟同学是专业研究台湾“阵头”文化的,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姜维今日少不得受他指点。

锣鼓喧天之中,钟同学时不时从旁提点:“这是宋江阵,这是官将首云云。”又一队武阵走来,姜维见他有一阵的失神,旋即调整过来,又开始介绍:“这是八家将,源于福州的五福大帝信仰,所谓家将,职责是协助缉拿妖魔鬼怪,以七星步、四门阵、八卦阵等阵势变化来驱魔保境。”

钟同学又问姜维:“你可知五福大帝的渊源吗?”

姜维摇头,但云“不知”,做洗耳恭听状。

“五福大帝,实际是五方瘟神,相传五人夜游,因见瘟鬼于井中施放疫毒,乃以身投井留书示警而死,后人感念其舍身救人而建庙祀之,分别是显灵公张元伯、应灵公钟士秀(仕贵)、宣灵公刘元达、杨灵公史文业、振灵公赵公明。”

姜维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觉得好笑,忍不住插了话:“我知道,其中钟士秀中毒甚重,变成尖嘴。”气得钟同学狠狠瞪了他一眼。

谁知这一眼也能引出波澜。


三.八家将

正行进中“八家将”阵中突然窜出个人来,那人已开了面,脸上涂了黑色的油彩,辨不清本来面目,拉着钟同学的手,嘴里喃喃地重复着:“跟我……我走,跟……跟我……走。”语气恳切近乎哀求。原本整齐的八家将阵型立时被这段意外的骚动冲击得乱七八糟。

阵中又出来一位长者,一边兜头向那扰乱秩序者打去,一边用闽南话痛骂着。身处暴风中心的钟同学却出奇的冷静:“你师父说得对,你已经开了脸,就是八家将,就是五福大帝的部属,这时候不该说这些。你走吧,你走吧……”

那个人最后是被八家将阵中的其他人一起拖走的。人群依旧热闹,丝毫不受这段闹剧的影响。

但是,钟同学显然已失了兴致:“抱歉今天我可能不能陪你一起看阵头了,我先走了,你随意吧。”

姜维从他的神情里读出了失落,宽慰道:“我今天其实也看得差不多了,你先走吧。”

于是钟同学又换了副神情,嘴角漾出些笑意:“谢谢你,陪我喝杯珍奶吧。”

钟同学在奶茶店用寥寥数语勾勒了爱情的轮廓。

一个边缘青年,早早就辍了学,没什么正经工作就靠平时参演八家将和打零工为生,被一个才华横溢的17岁大学生所吸引,态度近乎他对五福大帝的顶礼膜拜,直到这高不可攀的荆棘之花最后被一个恶劣的骗子采折践踏……

故事已经不用再讲下去了。姜维是个传统的人,这段故事已经超越了他的想象能力,只能干巴巴地回一句:“真是个可恶的骗子啊。”

“是啊,真是个可恶的骗子,伤人至深。”



四.瘟神

2018年3月2日,戊戌年正月十六。今日姜维需得回转了。不必说,又是一番舟车劳顿。

不知是否是劳累的原因,姜维觉得自己生病了,也说不出是什么病,只觉得周身沉重,说不出的劳累。当他昏昏沉沉,进入梦乡时,却发现自己竟置身于一片古战场中,耳边皆是金戈之声。在那片金戈之声中,又是谁在他耳边念着:“你骗了我,骗了我,你竟敢……”

梦中惊醒,汗湿重衣。

姜维看着镜中自己青黑的面色,不由自嘲道:“莫不是招惹了瘟神。”


五.老师

姜维的脸色有多不好呢?到第二天,诸葛老师都看出来了。

诸葛老师是姜维的导师,与汉丞相诸葛武侯同姓,又任教于成都大学,常有人说此事奇妙。

诸葛老师的这个人也好:他手下有博研,有硕研,任何一人都悉心教导,连本科级的课都是节节不拉,亲自去上的;虽然姜维不是本校的本科,但诸葛老师对他最用心,就连转导师到他手下的夏侯霸也一视同仁。更不要说诸葛老师的学术造诣了,说他是著作等身也不为过。

扯远了,总之,诸葛老师真的是个好老师。姜维觉得能遇到老师是自己的幸运,毕竟,别人家的老师是“老板”,自己的老师却依旧是“老师”,不是吗?

诸葛老师见姜维的脸色不好,就对他说:“姜同学今天回去休息吧,今天才十七,还是年里呢,早点睡,明天就好了。”


六.姓名

大概是白天老师给他的印象太深刻,姜维又在梦里见到了自己的老师,仍旧是上次梦中那个充彻着金戈之声的战场,但他见到老师,就不怕了——虽然这个羽扇纶巾的老师和平时不大一样。

“伯约,记起来吧,你是谁?”

伯约,伯约是谁?

“伯约,记起来吧,他又是谁?”

远处站着一个人,黑面尖嘴,面容可怖。

诸葛老师摇摇头,开始背诵起来:“姜维字伯约,天水冀人也。”姜维记得,这是陈寿《三国志》里的内容,他原本就是熟悉的,却像钉子一样一个字一个子凿进心里。

“钟会字士季,颍川长社人,太傅繇小子也。”远处那人向他慢慢走来,面目俊秀,已不是黑面尖嘴的可怕样子,赫然就是那个钟同学。

“姜伯约,你这个骗子,我原来想杀了你的。”钟会提到姜维的名字依旧咬牙切齿:“现在就算了吧。”


七.花落无痕?

姜维在梦中醒来,看看时间,2018年3月1日,戊戌年农历十四,他正在金门飞桃园机场的飞机上呢。姜维这次真是笑出声来了,梦中的事真是玄妙不是吗?

直到他见到了来接机的钟同学,穿着高级西装,外面一件呢子大衣勾勒出劲瘦腰肢,看着不过20岁出头,容貌俊秀,一双眼睛生的尤其好,只觉得其人的才气和锐气都已随着目光化作箭矢,伺机而动。

“你好姜维,鄙人钟会,明天我带你去看阵头。”来人正提醒他,姜维这才回过神来,伸出手去。

“鄙……鄙人姜维。”那个人的那双手终于回握住了他,温且软。


p1弟弟,队长是我的战友,快把盾还给他.
p2这样才是我的好弟弟
基:mdzz


我们的p2发生了什么?让我们扬起想象的翅膀,想象大锤是为何如此满足吧。

【不务正业系列】我是如何找剧集资源的

Laurence Anyways:

美人赠我糖葫芦:



写这篇是因为陆续有收到几条姑娘们的私信,说搜不到某部电影或电视剧的资源,所以趁着今天人比较清醒来写一下我平时是怎么找剧集资源的吧。希望大家都能在新年里随心所欲看剧!


懒得看那么多字的朋友直接看最后的重点就好。


总的来说,搜索影视资源有三条途径:


引擎搜索
资源网站
网盘搜索


在搜索之前,我们要做的准备:


硬件:一个越大越好的移动硬盘(电脑或者手机容量够大也行,但移动硬盘真的很有必要);


软件:baidu网盘,迅雷/电驴或其他BT下载工具。


1、搜索引擎:


朋友们,记住一句话:“凡事用baidu,走向陷阱第一步。”你要是能拿国产的搜索引擎搜出没有病毒没有弹窗没有捆绑软件的资源算我输。而且现在云网盘的自净很厉害,基本上你能搜出来的链接点进去十有八九是失效的,就别费这个劲儿了。


我个人觉得还能用的搜索就是渣浪的围脖搜索,渣浪要是能好好做这块我都愿意花钱的,可惜产品经理只会一个劲儿作死,搜索已经成了各圈粉黑战场,烦死个人。


可以先去关注各大字幕组的围脖(有论坛或者网站的可以顺带收藏论坛网站,control+D多简单啊),追新番、FIX、深影、电波等等。


除了在字幕组的主页搜索之外,也可以全网搜索,直接输名字就好,按照热度排序,现在“名字+下载/网盘/download”会被屏蔽。


不过这种方法我一般作为备用。比起渣浪,我还是比较喜欢从豆瓣的电影页面进行搜索,这时候就要用到神器“猴子脚本”了。


猴子脚本安装简单,搜索顺畅,而且可以满足书影音各方面要求,具体可以看这个帖子


装上之后就可以跟各种乱七八糟要你加V信的资源号彻底拜拜了。感谢开发者,简直活菩萨。


2、资源网站:


太多太杂,只说我觉得最好用的几个。标准是资源多,更新快,广告少。


胖鸟电影:我最喜欢的资源站,资源丰富,干净简洁,傻瓜式操作,你值得拥有。


电影首发站:跟胖鸟电影是同一类型,据说两个站长也有段狗血的恩仇故事=。=总之一般的资源都能找到,更新速度很快。


小森林导航:资源集成网站,别的你都可以不加收藏,这个必须加。快,现在就点下浏览器右上方的星星。


第一弹:好吧虽然是浓浓的山寨B站既视感,但目前几个主要的字幕组都会在上面上传资源,拿来追新番和新剧还可以,也有些经典的美剧和日剧合集。需要善用搜索,忽略首页的二次元轰炸。


3、网盘搜索:


其实上面小森林的导航里有网盘搜索专栏,我就不多哔哔了。


说下我最常用的几个:


胖次网盘:站长是个特别厉害的技术妹子,搜索速度快,最贴心的是会标注失效资源。


盘多多:朴素好用,也可直接添加微信搜索。


磁力猫:其实是BT搜索网站,搭配迅雷/电驴使用,baidu越来越死相以后我基本转移到BT链接了。


划重点:


在douban书影音上架设猴子脚本,参见这个帖子


收藏小森林导航


希望大家都能愉快看剧,新年不做伸手党。


最后悄咪咪放下公举号ID:youxingaska




【教程】我是如何在lof用图链的

祝大家开车愉快

五美刀:


溯王几:



好 好啊(




hesa:







大家都知道在lof开车不易,我惯用方式就是做图链,那怎么做图链呢,有一些朋友可能不太会,今天我就来教给大家。

以前我都用zine做图片,现在靠不住了,天天被查,还得靠wps。大家写完以后打开wps,排版以后把文字保存成图片。

然后打开qq空间,建立一个私人相册,不对外公开上锁的那种,传成原图模式。

打开你的空间,点开刚上传的那张图,电脑上有一个“查看原图”,点开后就会出现这张图片的链接,复制下来。

用电脑就很方便,直接在lof点超链接。
或者打开wps的超链接功能,输入地址,上面输入你想显示的文字,就可以得到你想要得到的蓝色文字超链接,接下来复制粘贴到lof就好了。

但是很多人都是用手机的,手机怎么办呢。

你现在有了图片的链接,接下来你只需要记住一串代码。

<a target="_blank" rel="nofollow" href="要放的链接" >链接说明文字</a>

用这个就行了,还可以直接代替用word进行修改链接名字的功能,可以说十分方便了。

没了,大家开车愉快。
















【允许转载】













补粮指南(曹郭)

大学毕业,无事可做,准备回坑

デュラララララ:

最近军师热播,不知道有多少刚入坑或者回坑的盆友,看见有小伙伴在求粮,之前已经有太太做过lof曹郭文的整理,在这里再做一个汇总的汇总,当作一份补粮指南吧,已知会过做整理的几位太太。




【曹郭】同人文推荐与整理(一)




【曹郭】同人文推荐与整理(二)




推荐几个曹郭文作者




私人粮仓(曹魏 主郭嘉)(不断添加中……)




那些年我爱过的曹郭文(一)




那些年我爱过的曹郭文(二)



【吐槽】家里都是一群奇葩,心累

本人男,爱好无,颜值给自己打个十分,也不少给一分了反正你们总是要自卑的。

四战后我搬回了小时候的大宅子里住,然而,木叶就这么缺房子吗,为什么我家又住进了一群八竿子打不到的亲戚?我的理想是有哥有房,父母双亡,更何况我哥不但长得好,而且温柔大方实力超群,更重要的是做得一手好菜。

然而,这神仙般的日子就被那群奇葩活生生地糟践了!

大奇葩,就是年纪最大的那个,每天混吃混喝和人打架不说,还上不良网站!几十岁的人了,忝着个老脸和小年轻YP,还要假正经地给人家讲道理。

我觉得这种行为可以说是当了BITCH还想让初代火影给他一座明神门。

更重要的是,他居然在网上分享他那“传奇般的”经历,还被我家的中奇葩误会了!

那个中奇葩居然认为大奇葩口述里的跑偏少年是我?!真是日了六代目的通灵兽了。

确实,大奇葩的描述很容易让人误会,但大家一幢房子里住着低头不见抬头见不能当面去问吗?偏要在帖子里回复去问,还说出了我的个人特征。好嘛,这脏水是泼我身上了,洗不干净了。

这给我的日常生活造成了巨大的困扰。

上到我哥,我老师,我老师家的狗,下到我朋友,我朋友家的狐狸,那只狐狸的几个兄弟,每天轮轴转地劝我要爱惜身体!

我怎么不爱惜自己了?

更可怕的是照顾过我几年的保姆都来打听这件事了。你都有孩子了,把生活重心放在孩子上不好吗?多管什么闲事。

三人成虎啊,都怪这个中奇葩!我是不会承认你和我哥哥的事情的!你这个八字缺水,命里犯水,名中带水,脑子进水的SB。

他真的是个傻逼啊,当年用半吊子哲学忽悠我哥,这次还用半吊子心理学把大奇葩给忽悠瘸了,想想还有点同情大奇葩,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家还有个小奇葩,特点是精分,他和这群人比较起来其实还好,我单纯就是觉得他贤二,特别讨厌他而已。

 

热门回复一:给楼主掬一把辛酸泪。

热门回复二:诶,不是你吗?那个孩子被老祖宗说是忍术和体术底子都不错呢,还要周游世界去赎罪,正好你也有这个打算啊。

楼主回复:说了不是我,他那时候已经进入了长者模式,为了让人听自己劝怎么也得说两句好听的吧,你还真信了。

热门回复三:愚蠢的欧豆豆呦,水桑在哲学领域已经研究到了唯物辩证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心理学方面也是有执照的,以后不要这么讲他了,哥哥要生气的。还有,水桑命里原来是缺水的,他是为了我,才会命里犯水的。

热门回复四:胖助你说我是大奇葩?好了,我来作证,那个孩子确实不是你,他虽然幼稚又中二,但至少挺努力的。听着,我们来一场男人间的决斗,谁输谁是大奇葩!

热门回复五:肚子好痛啊,须佐太高我跳不上去啊我说,那我就在这有话直说了。斑叔是初代大叔很重要的人,佐助酱也是我很重要的人,你们两个不要再打了啊我说。还有,把九喇嘛放回来吧,一边被写轮眼控制一边被轮回写轮眼揍真的很痛苦啊我说。


【求助】大家来分析分析,我是S,还是M

本人性别男,爱好男,颜值给个九分,少给一分是怕你们自卑。

四战之后我搬回了木叶,又没有什么事情做,每天就是吃饭睡觉上网,一不小心就误入了一个神奇的交友网站,从此进入了新世界的大门。

没错,就是那个主奴交友网站。

看久了,我也想找人出来玩玩。

刚开始,我觉得自己是S,但约出来的男男女女吧,怎么说呢,一个个都是不谙世事的小朋友啊,一聊,全都是不识人心险恶被忽悠的那种。我好歹年龄上虚长他们几岁,总忍不住劝诫他们几句:“你们啊,NAIVE,有时候图样,被人卖了安利也不知道,总是想搞个大新闻。”

其中有一个小男孩子,他对我说:“我的人生意义就是赎罪,所以我想方设法给自己增加痛苦。”对,你没搞错,他给自己寻找到的痛苦就是当M,满足大家施虐的欲望。

这真是太中二了,于是我把他揍成了一条死狗,是完全没有那种意味地揍了他一顿。爹生父母养的,家里还有兄弟姐妹,把自己当什么了,就不能做点有意义的事吗?不过呢,虽然他被我揍得很惨,但他的体术忍术底子都不错,也是个实力很强大的忍者,我顺便夸奖了他几句,他的眼睛蹭就亮了,点点头说他要去环游世界,做更有意义的事情去了。

我还劝了几个单纯就是好奇想玩玩的小孩——真是的,这个世界哪有那么简单,常在河边玩,不怕把自己淹死啊。

我转念一想,难道我是个M?于是我又约了几个S出来玩。

然而事情更加让人生气了!

每一次,我都觉得自己遇上了天下第一猥琐之人,直到下一个人刷新我的认知记录。

其中一个还对着我大放厥词:“我是上忍啊……”后面他准备说什么我是不知道了,因为他被我放倒,扔到终结谷冲水冷静去了。

那我也不是M啊?

正好,我家有个小辈是学霸型的,正在学心理学,他说要不催眠看看,看看我到底想要怎样的xing生活?

于是我看到了我最好的朋友。不过也对,这么多年,这么多人,也只有他能让我输的心服口服。

在这个幻境里,我似乎是个M。

早上起来,他抓着我的头发给他口,我还全吞进去了,没关系,是他嘛,我愿意。

整个白天我都呆在房子里等他回家——我家小辈的幻境空间做得还不错,时间感和空间感都很好,真不愧是我家的孩子。

一直等到很晚他才下班,然后我们各种普雷。

最后的最后,他给我指了指床边的毯子。这时候我就有些不爽了,老子拼死拼活连床都没得睡?不过我现在似乎是个M啊,应该听他的话来着。

但更让我受不了的是,睡到半夜,他居然把我踢醒了,让我去倒水?!

自己没有手啊!

幻术被打断了,因为我查克拉外放直接把房子撑破了,家里孩子怕出事,赶紧停下催眠过程。

所以吧,我到底是S还是M呢?大家给我个意见吧。

慢慢来,我反正下线了,朋友马上过来帮我修房子了。

想想还是很生气,先打他一顿好了。

 

热门回复一:楼主你是S还是M看不出来,毕竟我没有一个可以和他心甘情愿玩各种普雷的朋友。

热门回复二:细思极恐的是,楼主在瞬间就制服了一个上忍,还把他扔到了郊外的终结谷;而且,他还有一个能让他输的心服口服的朋友,实力更是深不可测——这样一个人,还允许楼主随意殴打,箭头绝对是双向的,还很粗。

热门回复三:楼主,我是你的心理医生,我怀疑你遇到的那个小男孩子是我对象他弟,能给我描述一下他的体貌特征吗?特别是,有没有断了一只手臂!很急的,在线等。

楼主本人回复:斑,你……

热门回复四:楼主为什么回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我一个不香的鱼干。

系统通知:警报,木叶村西南方向有大规模查克拉,村民们注意避难。

热门回复五:哈哈哈,老头子你也有今天!让你当年卖我过期的安利。

系统通知:本帖已隐藏。


【柱斑】色赌09完结。尘埃落定

泉奈最终还是和扉间走到了一起。订婚那天还在千手的庄园举行了宴会。扉间要柱间和斑参加的宴会就是这一个,阿修罗本来就没准备问斑的意思,呵呵。

斑是以千手家儿媳妇的身份参加的宴会,他不想透露自己的身份。于是参加宴会的人只见到一个高挑艳丽的OMEGA,恐怕木叶市的老朋友们见了也认不出他来吧。倒是泉奈,成了整个宴会的焦点,毕竟人人都知道他是阿修罗失散多年的儿子,也知道现在他要和千手家的次子结婚,况且这个次子比早早脱离家庭的兄长更有可能继承家业。

宴会终于结束,斑不习惯穿女式的礼服,到底还是拖着泉奈上楼换衣服去了。更何况,斑见到了泉奈在社交场上如鱼得水的样子。

果不其然,泉奈一上楼就吞吞吐吐地交代起自己的犯罪事实来:“其实我比哥哥更早知道事情的真相。”斑却对着自己的弟弟微笑。

“扉间在探查的时候没有瞒着我,是我选择了瞒着哥哥,我和哥哥自己都能活得好好的,实在不需要靠着那个老头子。”斑也不喜欢阿修罗,把自己和泉奈弄丢那么久,真是枉为人父。

“直到哥哥出事了我才让扉间去找那个人的,真是的,凭千手家的能力,居然也要费那么大的力气才能接近他,哥哥差点……那个千手柱间也够没用的,居然在他的监狱里让哥哥出了事。那个人知道了黑绝的勾当,也没有哭,只是和我一起躺在妈妈身边整整一个晚上,我听到他一直说着对不起对不起。”泉奈在笑,但泉奈也在哭。“哥哥,我们终于有妈妈了,妈妈和哥哥真像。”

小的时候在孤儿院里,泉奈就整天找妈妈,刚开始保育员还安慰他几句,后来被问得烦了,就告诉他,妈妈不要他了。就连别的小朋友也说,孤儿院里的小孩都是没有妈妈的,都是被妈妈扔掉的——气得斑上去就和那些人打架。最后还是斑躲在被子里,和泉奈办起了家家酒,斑是妈妈,泉奈是孩子。

花开并蒂各表一枝。千手兄弟也有些话要说,不过出人意外的是,这次佛间也在,并郑重地向自己的长子提及了让他重回家族的希望。但柱间却哈哈大笑,说:“父亲,我只是一个滥赌之人,连自己的伴侣都是赌来的,还是这么多年唯一一次赌赢,这样一个人,恐怕不能撑起千手家吧?”幸好,佛间本来就不对这个儿子抱什么希望,虽然拂袖而去,至少没有立地成佛。

想到斑,柱间忍不住微笑起来。扉间见他得意洋洋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告诉了他真相,现在搬到木之国的无限月读其实早已是千手家的产业,原来柱间生平第一次赌赢也是庄家有意放任。“否则你走得出无限月读?”扉间忍不住吐槽。

“我也没见过必须把胜率调到百分之百才能在老虎机和打鱼机上赢钱的。”远处走来的泉奈也忍不住吐槽。哎呀,一起走过来的还有斑。

“今天的斑斑真美啊。”回应柱间一脸春光烂漫的是斑的眼刀。

“喂,那个千手扉间,我刚才听见无限月读现在归你们了?”斑一脸黑社会大哥大气质,“缺个管事的吗?”

泉奈赶紧和扉间进行了和善的目光交流。

于是无限月读的斑爷在神隐多时后悄然回归,他身边新来的保安队长身手也不错,抱着孩子都能把闹事的打飞40米。

——————————————————————————

不要问我为什么写不出肉,单身狗。

不要问我为什么连情感过程都写不出来,单身狗。

可能发个贴会整理一下时间线,毕竟自己都快忘了。